资讯参考,东方金报

微信
手机版
东方金报

治理的难题:人口低于10万的小县城为啥不能随便合并?

作者 :正文注明 2022-05-08 07:15:06 审稿人 : admin 围观 : 评论

导读:往年两会常看到这样的提案:建议人口低于 10 万的小县合并,以压缩基层行政编制减小财政负担。类似提案一经提出总能成为舆论热点,引发网民的广泛共鸣。

实际上基层治理是非常复杂的问题,中国人口较少的县城之所以不能随便合并,有复杂的历史经纬以及现实的考虑。

比如,在我国边疆地区,因为涉及复杂的民族问题,我们各级行政机构的设置就颇有讲究。

举个例子,在我国新疆地区常常就有非常复杂的地名: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自治县——米粮泉回族乡。

一个地区涉及4级机构就嵌套了4个民族。

如果是寄快递留这样的地址估计要崩溃,实际上我国各个自治区不乏这种层层嵌套多个民族自治的行政区划,看上去层峦叠嶂非常麻烦,实际上其中却蕴含着莫大的智慧。

不明白其中的智慧,大家自行去百度什么叫做“大小相制”。

这样的基层政权(比如县城、乡镇)可能人口很少,但是能不能干脆合并呢?

绝对不能!

简单的合并看起来行政机构会简洁得多,但是未来却会产生更多的麻烦,原因不解释。

以上只是边疆地区的情况,那么,内地小县城能不能合并呢?

同样也不能简单的合并。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篇文章,通过一个实际案例来解答这个话题。看完希望大家能明白,任何中央政府治理措施出台的基本前提是国情,而中国的基本国情是非常非常复杂的。

中国地域广阔,经济发展很不平衡。正是这种复杂的地域构成、不平衡的经济发展,再加上中国社会的“工”字型阶层结构,让国家治理的难度和复杂度都远超常人的想象。

以后再面对基层治理的问题,不要想当然的简单嘴炮,一定要针对具体问题多做调查研究,学会多维度全面地看待问题,才可能做出综合最优的决策,治国如此,治企如此,人生亦如此。

来源:知乎 作者:星火燎原

看了一堆,说什么为了编制之类的都是没调研的,中国可是有现成的例子。

陕西省佛坪县,隶属于汉中市,位于秦岭大山深处,人口仅有2.7万。2020年全县GDP为11.9亿,其中一产2.2亿,二产1.9亿,三产7.7亿。

图片


更难看的数据是,全县财政收入仅4000万,而财政支出高达9亿,收入占比5%都不到。

佛坪县县城仅8000人,但有编制的人就多达2000人,而事业单位养老保险人数又接近3000人,也就是说8000人的县城,吃财政饭的就多达5000人。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佛坪县绝对是一个典型——财政人员臃肿,全县人口少,规模小,用不发达都有点不够味儿。

但是,国家不是没考虑过撤销佛坪县,甚至说,不是没有真正撤销过佛坪县,再往上说,不只是新中国试过撤销佛坪县。

东、西、南三面山境千余里,皆层峦叠嶂,鸟道羊肠,皆为深山老林,居民日渐开辟,人口滋繁,而僻在深山,距县城二三四五百里不等……属于秦岭要地,五方杂处,良莠不齐。

县官远在数百里之外,虽极精明能干,依恐难于周密,藏奸匿匪,深为可虞。遇有命盗案件,知县勘验办案,实有鞭长莫及之势,而民间运输粮食、案件诉讼,往返七百余里,溪流山间阻隔,官民皆甚形苦累

—《佛坪厅志》

最早设置佛坪行政区的朝代,是道光朝。要知道,尽管中国自秦开始,似乎历朝历代开疆拓土的积极性就不高,但后代对于前代来说,有效管理不是一个水平。

比如汉代控制湖南,集中于洞庭湖周边的长沙盆地,尽管也控制了广东,但湖南广东之间的五岭便是国中之国。

而到了明清,改土归流,就是彻底消灭这些国中之国。像秦岭深山这样的地方,若无更高级的管辖机构,极易与中央政府脱节,成为土匪的天下。

这个问题,即使到了新中国也存在。

地处深山、加之交通不便,造成佛坪县的人口长期徘徊于三四万之间,新中国成立后的1958年时,佛坪县因人口稀少等多种因素,被撤销县制,境内辖地中,秦岭以南之地,被分别划入洋县和石泉县,岭北之地,则划归周至县。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佛坪刚被撤县不久,当地便因位居深山、交通闭塞再次成为土匪啸聚之地。

一份由佛坪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写的《佛坪县志》,记载了当时的过程:一伙由三百多人组成、从甘肃窜至当地瓦寨子村的犯罪分子,阴谋以秦岭的崇山峻岭为掩护,在当地发动暴乱。

最终,该事件虽被平息,却也让当地意识到,虽然佛坪人少,但地理位置确实殊为重要,1961年9月,佛坪县被再次恢复,并一直延续至今。

—第一财经《袖珍小县存废之争》(马纪朝)

尽管由于交通的改善,以治安或维稳的需求设县越来越弱,但在新时代,佛坪也有新的使命,若是仅谈经济,自然不划算,但佛坪存在的意义并不简单。

佛坪自然保护区内共有保护植物23种,其中二类保护植物10种,三类保护植物13种。总共有植物5门180科1603种,其中地衣类5科12种,苔藓类20科30种,蕨类24科71种,裸子类6科20种,被子类125科1470种。

这些植物中,药用植物904种,纤维类植物98种,糖及淀粉类植物130种,油脂及芳香油类植物248种,鞣料植物100种,观赏类植物370种,其他资源植物136种。

已发现野生红豆杉群落、庙台槭、独叶草等珍稀濒危保护植物23种。已发现野生中药材10大类1000余种,是名贵中药材山茱萸的地道产区。

佛坪已发现的野生脊椎动物433种(其中:鱼类55种,两栖类15种,爬行类27种,鸟类239种,兽类103种),种类之多,保存之完备,自然生态之完整,为陕西省之冠。

其中大熊猫、羚牛、金丝猴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13种,二级保护动物39种;大熊猫野外分布密度居中国之首,被认定为秦岭亚种,设有以保护大熊猫为主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佛坪县河流属长江水系,汉江支流,河网密度为每平方公里0.77公里,县境内共有大小河溪240多条,其中流域面积在1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溪47条,100平方公里以上河流5条。

其中属汉水一级支流1条,二级支流13条,三级支流20条,总长984.2公里,总流量为11.762亿立方米。水能蕴藏量达10.4万千瓦,可开发5.1万千瓦,是长江中上游国家“南水北调”工程的水源保护地和陕西“引汉济渭”工程的调水点。

—百度百科

简而言之,佛坪县的自然环境十分优越,无论是动物,植物还是水资源,都十分重要,即便撤县,对于该地的投入也不会少。

事实上,如此多的财政支出,也是运用于铁路公路等基建设备以及对大熊猫,金丝猴等珍稀动植物的保护上,以编制人员占全县城人口四分之一这样的话来危言耸听,实际上是忽略该县的特殊情况。

图片


换个说法,如果说每年投入12亿对110只野生大熊猫和1500只金丝猴进行生态保护,同时保护了其他珍稀动植物以及生态水源,也就容易理解了。

以佛坪为例,强调一个事实:

中国960万平方公里,有其复杂性与特殊性。

如果全国都是江苏一样的大平原,物产丰富经济发达工业强势,那么该撤县就撤。

但有的地方,需要这么一颗钉子,在行政上看是必须的,从经济上看是赔本的,但没有这颗钉子,赔得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