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参考,东方金报

微信
手机版
东方金报

德国特色的腐败——发疫情财!

作者 :正文注明 2021-06-16 20:15:06 审稿人 : admin 围观 : 评论

作者:小二胖
来源微信公众号:智库百晓生

2020年春天,柏林联邦卫生部从瑞士的Emix公司购买了约6.7亿欧元的防护装置:外科口罩、一次性手套和FFP2口罩,每件单价约合5.58欧元。


巴伐利亚州卫生部从瑞士的Emix公司订购了100万支口罩,总额为890万欧元,每支口罩价格8.9欧元。


北威州也从瑞士的Emix公司订购了52.7万支口罩,单价9.9欧元。


这绝对是暴利,在这几笔采购中,卫生部长斯潘起到了搭桥铺路的作用。



在当时,德国的口罩都在涨价,采购价也是水涨船高,但是,即便如此,从瑞士的Emix公司采购的口罩价格也还是太高了。


而差不多同一时期,大多数德国联邦州向供应商采购的口罩大约每只在2.85-4.34欧元之间。


而巴登-符腾堡州的卫生部直接从中国采购口罩,价格为每只1.20欧元,只有北威州采购价格的八分之一。


那么,为什么卫生部长斯潘和他在巴伐利亚州和北威州的下属们会接受了Emix公司的高价呢?


因为,这里边有个官二代。


与德国各部委签订合同的中间人是德国知名政治家Gerold Tandler的女儿Andrea Tandler。


Gerold Tandler


Gerold Tandler曾担任过巴伐利亚州内政部长和财政部长,改组并担任基社盟总书记。


Emix公司通过Andrea Tandler将报价给了斯潘,签订合同后Andrea Tandler从Emix公司总共获得了大约5000万欧元的中介费。


口罩只是赚钱的一个途径。除此之外,德国的新冠疫情的快速测试也成为敛财的工具。


德国各地提供免费新冠快速检测的地方非常多: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有8700多个,柏林有1400多个。


寿司店改成的快速检测站


德国从4月开始提供免费的全民检测,政府买单。


于是开始出现大量的快速检测站,游乐厅,理发店,快餐亭、小饭馆都被改造成新冠病毒的测试站。


测试中心只要在外面挂一个标牌就行,这简直就是一个大金矿,虚报、谎报、吃空饷。


很多快速监测站每天的就填写大量虚构的检测者,但这些人根本没有来检测过。有的实际检测70人次,向上谎报的检测量却高达1000人。


这种快速检测站每进行一次快速测试,联邦社会保障局 (BAS)则支付18欧元(测试12欧元+测试套件6欧元)


平均每次检测利润达到10欧,一个运行良好的新冠检测站每月利润可达到10万欧元。但是,如果吃空饷的话,利润就会成倍的增加。


从4月1日到5月15日,BAS为快速测试支付了约6.59亿欧元,为测试套件支付了2.75亿。


默克尔对卫生部长斯潘的做法早就已经不满意了。



最近,联邦审计院向德国联邦议院预算委员会提交了关于联邦政府防疫支出的第一份综合报告,矛头直指卫生部长斯潘。


呵呵,又是斯潘。


审计员判定,卫生部在疫情期间向药店和医院支付了远超出合理范围的高额补贴。


事情是这样的,2020年年11月16日,联邦总理默克尔与各州州长商议后决定,向所有60岁以上老人、有既往病史者、孕妇等易感染人群发放FFP2防疫口罩。


然后,卫生部就发布了一项口罩报销规定,药店每分发一个口罩,卫生部将向其支付6欧元。


如果说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口罩的价格高还有情可原,但是到了11月份的时候,口罩的供应已经非常充沛,价格也不贵了。


那么,6欧元的报销价格简直高得离谱。几乎是同一时间,卫生部的分析报告称,经过质检认证的防疫口罩单价约为1.62欧。


明明知道采购成本,还要高额报销,你猜,斯潘的数学是不是体育老师教的?


今年2月份,卫生部最终决定将口罩报销单价降为3.9欧元,然而,此时药店的口罩零售价也才只有1欧元。


最终,联邦政府向药剂师协会转拨了21亿欧元用于防疫口罩分发,平均下来,每家药店收到超过10万欧元的报销款。


讽刺的是,前段时间,德国卫生部甚至打算将前期采购的未经测试的口罩分发给流浪者、残疾人和领取失业救济金的人,但德国劳动部拒绝批准该计划。


反对党社会民主党出面抨击:


“德国卫生部的计划令人愤慨且不人道的”


“卫生部试图通过将无效的口罩发送给德国社会中的贫困群体的方式来消耗口罩......这绝对不可接受。”


除此之外,卫生部给医院的补贴也是一笔糊涂账,7亿欧元的ICU补贴无影踪。


斯潘不断地承诺民众做不到的事情,疫苗接种推进的也是异常缓慢。


德国公司BioNTech最先开始提供非常有效的新冠疫苗,德国政府甚至资助了这个项目,然而,卫生部却没有及时订购所需的剂量。


从6月7日开始,德国卫生部宣布取消新冠疫苗接种排序规定,理论上大家都可以接种疫苗了。


但问题是:疫苗太少,人人都有资格接种,不意味着人人都能接种。


截至6月7日,德国只有大约1774万人完成了全部接种,在很多联邦州,疫苗接种中心9月前都已经被优先接种群体预约满了。


以至于不少德国人为了优先接种疫苗,申请当志愿者,借职务之便优先接种疫苗后立刻辞职。


据Tempelhof地区选举办公室介绍,该地区至少有六十名志愿者在接种了疫苗后立刻辞职,柏林其它地区也出现了类似情况,Steglitz地区选举办公室表示已经有至少二十名志愿者通过类似方式接种了疫苗。


嗯,其实吧,只要涉及人性的东西,古今中外,大抵是相似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