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参考,东方金报

微信
手机版
东方金报

支持Trump和共和党的华人们(二) ——传统华人社会与西方保守主义之天然吻合

作者 :正文注明 2020-11-15 12:34:03 审稿人 : admin 围观 : 评论

作者:Chairman Rabbit
来源:tuzhuxi(ID:chairmanrabbit)

接上文《支持Trump和共和党的华人们(一) ——新移民的教育公平及经济保守主义!》,继续讨论老一代及第一代美国的华裔移民与传统共和党价值主张的契合之处。

需要再次强调的是:这些华人认为传统共和党的价值观与自己吻合,符合自己的利益,并不代表他们就一定喜欢或支持Trump。过去四年,Trump已经将共和党发展转变为一个与精英及现代价值观越来越偏离,白人身份政治及民粹主义越来越浓重的右翼政党,并在重新定义美国的保守主义及整个右翼政治生态。越来越多的华人会发现,自己其实是无法融入这样的右翼民粹政党的;这样的政党也并不认同华裔,对华裔并不友好,并且由于其鼓动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会对华裔在美国的生存发展造成长久威胁。这个问题我会在后文再探讨。

3、经典的保守主义(Conservatism)——法律与秩序、权威、传统价值观

英语国家所说的保守主义(conservatism)是一种政治与社会哲学,在西方政治光谱上属于右翼。

大多数人不容易理解的是,为什么当代英语国家的“保守主义”与自由市场、小政府、个人主义之类的价值观联系起来。(我两周前见经济学人的资深记者R先生,他就指出,COVID-19疫情暴露了一个问题:英国的右翼/保守主义也反对大规模社会隔离及封禁,这是受到美国以个人主义为导向的保守主义的影响,被美国“带偏”了。我跟他说,是啊,英国的保守主义传统上讲的不是权威、秩序、集体、家长主义么。应该是支持国家限制个人权利,自上而下强力防疫。怎么变成鼓励个人自由了?这是美国化了)。

其实,上面很多的价值观都是后来加上的,经过了不断的演变发展。但只要回到“经典”,中国人是很容易理解西方正统的“保守主义”的,因为其与中国自己价值观十分相似:

“经典”的“保守主义”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是:

1)注重传统(tradition)

保守主义认为,应当维护一个社会的历史传统,包括旧有的制度、习俗、传统的价值观(established customs, institutions, values)等。相当于:中

华文明五千年的优良传统。及至2020年代的今天,我们国家制度的许多特色和优越性都来自这些传统。

西方自由主义/自由派则认为,要相信理性人,相信社会进步,要以人的本性及利益诉求出发,不断改革、进步,挑战权威,要不断满足个人的诉求。

保守主义则认为,传统与价值观是经历了历史考验才留存到今天的,是某种“自然选择”的结果,反映了人类社会运行大历史的某种智慧。传统能够存在到今天,一定有其合理性。

另外,保守主义认为,一个社群/民族/族裔/社会的传统及价值观能够为个体带来安全感和归属感——这些传统和价值观在文化上构建和塑造了社群里的成员,也将所有人联系、连结在一起。变化、变革进入的是未知世界,带来的是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感。传统为人们带来确定性、归宿、安全感和快乐。人类是避险动物,群居动物,人的大脑回路设计可能就是趋向安全与确定。

2)对人性的悲观看法

西方启蒙及文艺复兴带来的是一种对个体的乐观精神:人是理性的,人是可以不断进步的,获取新知,理性决策,推动社会进步。这也是西方自由主义/自由派的基本价值理念。

保守主义看法则相反,对人性和人的能力是悲观的。保守主义认为:人是不完美的、不可预测、易于犯错的。大多数人是自私自利、贪婪的,心理上是脆弱的,理性能力是有限的,行动会被情绪、冲动、欲望左右。人们也害怕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害怕孤立和隔绝。

针对人类世界如何运行,保守主义者相信的是霍布斯:如果没有法律、权威,没有强有力的政府管治,人类马上会陷入弱肉强食、狗咬狗的丛林世界,所有人受自私和不信任驱动相互残杀和掠夺。

保守主义也不喜欢大忽悠和抽象理念,怀疑和排斥一切基于个人理性与进步构建的关于未来的宏大叙事——无论是当代西方主流自由主义,还是社会民主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也怀疑和排斥各种抽象概念——包括平等、公平、社会正义。保守主义认为这些思维不仅仅是幼稚和自以为是,而且可能是危险的教条。保守主义相信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相信的是历史、经验,现实,同时时刻对人性保持最大程度的悲观。

保守主义认为,依靠个人是不靠谱的,只有建立强有力的权威才能为社会带来秩序。

看到这里,读者应当可以理解,为什么国际关系学中,现实政治/现实主义(认为国家之间只有利益,不可能有共同价值)被认为是右翼的,而国际主义/国际合作被称为“自由主义”(Liberalism),并与左翼政治联系在一起。

3)社会/社群是一个活着的有机体及其对个人成员的重要性

保守主义的世界观认为,人不是“无根”的“独狼”,而是具有不安全感的群居动物,且不仅仅是群居,还需要在一个社会/社区里生存。人们不仅需要通过所处的社会找到安全感,还需要找到生存的意义和使命感。每个人都不是离散的、独立的、与社会无关的、自我生存的个体:人们需要界定自己与社会的关系。人们希望通过承担社会义务(对社区、社群、社会、国家做出贡献)以实现自己的价值。只有实现了这种价值,人们才可能快乐和“自由”。

社会不是通过什么合约、契约构建的,而是在历史中自然形成的。社会的形成是一种自然属性、一种自然的选择,一种自然的“必须”。社会可以帮助塑造人的个性与价值。社会不是一个可以被机械分解的东西,而是一个活着的有机体:其每一个组成部分都有自己的价值和意义。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人,是需要这个有机体里的不同组成部分的。

家庭就是社会的最小单位,是社会的基石。家庭也是自然形成的。要想维护一个稳定的社会,就必须维护其最小的单元——家庭。如果家庭被解构,分崩离析,不再稳定,则社会也注定会瓦解。因此,保守主义都会全力捍卫家庭价值。

民族也一样。民族也是自然形成的:有共同的语言、历史、文化、传统的人形成了民族,在心理上相互联系到一起,相互提供安全感、归宿感、使命感。爱自己的民族和国家是一种天性。排斥他者也是一种天性,因为这可以帮助本族群的人更好的相互团结与绑定。

保守主义希望构建和维系统一的道德理念,认为道德和价值观是一个社会问题,而不是一个个人选择或偏好。社会有权保护自己的价值观与信仰,即便违反某些个人的意愿。政府和法律的功能不仅仅是维持公共治安与秩序,还应当倡导道德。社会必须被保护起来,防止核心价值观被贬损和瓦解,防止道德堕落。

4)权威、权威、权威

保守主义认为,一个社会/社群必然需要权威和领导。社会成员是需要权威提供的指引、支持的,需要权威提供的安全感、确定性、归宿感和未来方向。对于任何一个社会来说,领导人/领导力/权威都是必要组成部分——它可以将一个社会联系在一起,并指引其前进。对于社会的个体成员来说,顺从权威对于社会现状和未来有益的。

保守主义还认为,一个有机社会肯定是有层级/金字塔的,总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不同人在一个有机社会里有不同的角色和义务,应当各司其职(这个想法与儒家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一样),在任何一个社会里,不平等(阶层、族群、部落、性别之间的不平等)都是一种自然存在和自然选择,对社会的运行有益,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相反,那些旨在打破社会层级、实现所有人的均等才是天真、不切实际、危险的想法,是反自然,反人类的,可能会因此瓦解社会。

以上就是西方“经典”的、“正统”的保守主义。在这个基础上,可以根据不同国家和社会的特性增加内涵要素。譬如,英国人相对来说会更侧重权威体制、贵族体制;美国人相对来说会更注重个人主义、拓荒精神和基督教——这些都是他们各自传统和习俗的一部分。

********************************

看到这里,读者会发现,西方的保守主义和传统华人价值观包括我国目前的主流价值观是非常吻合的——实际上,除了欧美以外,在全球压倒性的绝大多数地方,这种价值观都是主流价值——包括经济富足的东亚国家(日本、韩国、新加坡),更包括中东石油国家(阿联酋、卡塔尔等)。

大历史观察者会说,只是在20下半叶开始,这种瓦解传统、崇尚进步的自由主义价值观才成为西欧社会的主流价值观。而在美国,这种价值观却遭到保守主义者的强有力反抗。

华人在看到西欧社会未来几十年面临的伊斯兰化问题时,可能会感叹,西方文明注定衰落,而选举Trump上台,强烈抵制伊斯兰的美国才是西方文明的最后希望。


还有人观察者会说,在白左统治西欧和北美后,剩下的俄罗斯和东欧才是西方文明的捍卫者。

这种视角,在欧美都是保守主义和右翼的,在中国/华人文化圈却能找到许多共鸣——因为我们中的大多人也是保守主义的。实际上,本文的读者们会发现,按照西方标准,中国社会、中国的主流价值观、中国政府都属于典型的保守主义,只是我们的执政党奉行马列/共产主义,使得西方陷入困惑,无法从意识形态上理解中国。

回到美国。我们看到,保守主义就是共和党的传统价值观。在中华传统价值观熏陶下长大的老一代/第一代华人移民都是保守派的,当然认为共和党的价值观与自己非常契合。

我们还可以做进一步的分解。

华裔感兴趣的共和党/保守主义政治政策手段

1)严打犯罪。保守主义认为社会必须建立严格严苛的刑事司法体系,对违法行为进行严厉打击才能维护社会秩序。所以,要对犯罪者进行严厉的判决、更长的监禁、进行“三振出局”(对犯三次以上的累犯采用强制量刑准则)、加强警力执法,支持死刑。华人一般都会支持这些举措;坚持倡导这些举措的往往也是共和党。


2)用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对抗暴乱。Law and Order是保守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共和党政客从尼克斯、里根到Trump都会祭出Law and Order大旗。除了在“和平时期”严厉执法外,当出现社会动乱时——譬如在“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及左翼运动中出现了暴力行为——为了维护秩序,保守主义者也要求声援警察严打。共和党及右翼民粹政治支持者都是挺警察的,希望最大程度管治暴乱者。老一代/第一代华裔移民虽然可能同情George Floyd,但也觉得黑人乱起来危险,在大方向上倾向于支持警察,希望警察通过强力执法维护治安秩序。在这个问题上,老一代/第一代华裔可能与年轻华裔有巨大的理念分歧,后者往往更支持黑人运动,前者支持共和党的取态,并且担心民主党上台即偏袒Black Lives Matter及左翼政治,不再能强力执法。


3)反对墨西哥非法移民和反穆斯林。老一代/第一代华裔会认同Trump对墨西哥非法移民“强奸犯”、“贩毒贩”“杀人犯”的判断,认为墨西哥移民会破坏美国社会的治安与健康并稀释美国的传统价值观,因此支持对非法入境者(尤其是从墨西哥边界非法入境的拉丁裔人群)进行限制和打击,强力遣返,同时也不愿意用纳税人的钱资助非法移民。另外,华裔群体大概率会支持Trump的“穆斯林禁令”,希望限制穆斯林国家公民进入美国。【我在下文探讨“Trump支持者时”会尝试进一步展开】。


4)捍卫传统价值观。老一代/第一代华裔移民对美国主流社会争论的大多具体的痛点问题可能不那么敏感——譬如枪械权、堕胎、气候变化等,只会:

a)宏观上支持弘扬美国核心文化,对扶持少数族裔的多元文化主义不感兴趣,认为这是虚无主义和堕落;

b)微观上更关注具体化的议题,例如反对教育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反对增税和福利主义。其他的,有可能会反对大麻合法化或同性恋婚姻(都是从下一代角度出发,担心自己的子女受到某种程度的影响),但华人社会非常现实,除了教育和税收,以及对多元文化不感冒之外,其他的因素就太弱太远了,不足以形成广泛地政治动员,更不足以影响他们的选票。


5)不担心美国政府转向权威主义/家长主义。观察者说:共和党正在发展成为一个权威主义(authoritarian)政党,背离美国的主流价值观。Trump本人则在破坏美国的民主建制与标准。新移民华人群体的情况是,他们崇信保守主义,愿意屈从与顺服,做本分守法的公民,对美国政府向权威主义/家长主义蜕变并不敏感,而且可能很容易接受。


小结:

——美国第一代华裔移民是在传统的中华价值观熏陶下长大的,各种价值观念和取态与西方保守主义比较吻合,因此会被保守主义政党共和党所吸引。这是他们教育及成长经历构建的世界观所决定的。大多人可能既不关心也不了解政治,只是认为共和党的政治政策更加符合自己的利益与直觉。


——作为第一代移民,他们没有在美国的自由主义文化观熏陶下长大,与美国本土其他族群缺乏联系,没有共同的文化认同,也对他们不感兴趣。他们虽然在美国社会工作生活,但处在与其他族群割裂的“社会孤岛”中,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和诉求。


——他们最关心的问题是:

a)下一代的教育公平问题;

b)个人/家庭利益——崇尚低税收,对福利主义/社会主义则极为警惕;

c)在文化上不理解也不喜欢多种族、多元文化社会;

d)崇信权威、传统、法律与秩序,欢迎家长主义与权威主义。


——他们认为,共和党的价值与自己的利益与取态一致,而“白左”的民主党的立场则相反,会把美国带向虚无与堕落。他们认为社会主义短期会损害自己的利益,强迫自己与其他那些陌生的族群联系起来,拉通打平,长期会破坏“美国精神”与“价值观”。

这种情况下的共和党华裔支持者也不一定是Trump的支持者。他们可能只是因为对民主党的担忧和恐惧,把票投给了Trump。对于Trump的共和党,这些华裔纯粹只是可以利用的政治工具和棋子而已。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