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参考,东方金报

微信
手机版
东方金报

民调中沉浮的懂王!

作者 :正文注明 2020-10-30 09:20:26 审稿人 : admin 围观 : 评论

作者: 虚声
来源:虚声(公众号ID:lxlong20)
已获授权转载

01 大瓜


美国大选即将揭晓,特朗普与拜登的主要杀手锏都已经用尽。

特朗普甚至在宾夕法尼亚集会时扬言,自己输掉选举的唯一可能就是民主党大范围作弊。

这话给地球村的吃瓜群众留下很大的想象空间。不妨假设一下,如果特朗普以微弱的劣势败选,而他又认为民主党作弊,那必然打官司到最高法院。

10月26日晚,由特朗普提名的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巴雷特女士,在白宫宣誓就职。她是第115位大法官,也是第5位女性大法官。

目前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保守派获得6:3的优势。

即使共和党在稍后的总统选举中失利,他们也能确保在司法界占据优势。如果特朗普败选且劣势不大,那么根据他不服输的性格,极大概率要去最高法院找大法官们评理。对吃瓜群众而言,那也是一个超级大瓜。

所以特朗普斗志昂扬,每天都要举办3-5个大型造势大会,让支持者前去投票。

现阶段的全国民调,拜登遥遥领先;在摇摆州民调中,拜登也是非常舒适地领先4-5个百分点。如果以此为依据,判断拜登将要躺赢,也可能马失前蹄。

4年之前,所有的民调都显示希拉里胜,结果还是特朗普胜出。

如今特朗普依然相信,所谓民调,是民主党玩的障眼法,最终还是自己胜利。

其实美国民调,和总统大选一样跌宕起伏,悬疑重生。比如说历史悠久且影响力巨大的盖洛普民调,1996 年曾经在 4 天内让克林顿的支持率从领先 9 个百分点暴涨到 25个。

2000 年,盖洛普民调中,小布什 8 月份还领先 16 点,到 9 月下旬变成落后戈尔10 个点,最后在大选前半个月,小布什的领先数飙升 14 点,最终获胜。整个过程惊险又刺激。


02 民调那些事


民调的逻辑很简单,就是抽样调查、然后算概率。

所谓民调,其实就是大选的一个缩影。

美国的民调机构历史悠久,也比较专业成熟,大多数正常年景都很准确。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获胜之前,民调预测都很准。

为什么到特朗普那里就不准了?民调的逻辑没问题,但操作过程有问题。

首先,民调需要选择采样群体。

由于采样者不可能覆盖所有阶层,通常只能在人群比较集中的地方搞调查。

美国本身是移民社会,人群集中之地会聚集很多外国人。他们没有选举权,但他们的观点大部分倾向于世界主义,而不认同保守主义。这就无形之中抬高了民主党的民调支持率。

其次,有些机构为精确预测,会把采样群体选择为美国选民。

但是选民群体差别也很大。因为他们来自不同的阶层,天然带有阶层差异。

如果通过互联网手段,那么采集到的数据,大多数是年轻人与精英阶层。这些人通常不喜欢保守策略,所以民主党占优势。

民调的传统方式,是电话采样。理论上来说,这个方式能深入到大部分阶层。但随着时代发展,手机逐步取代座机。玩手机的大多还是年轻人,基层沉默的大多数,即便接到调研电话,但由于拙于表达,也很难顺利完成调研。

——调研很难深入到最基层。对底层大多数来说,他们往往拙于表达。这就好比给乡下农民打电话,他们很难把问题搞清楚。

现阶段民调,对强调全球化的民主党有利。所以通过民调,很容易得出希拉里或拜登要胜利的推断。

如果采用邮寄选票,特朗普必输无疑。那些基层大多数,平时说几句话都困难,怎么可能去邮寄选票?所以过去美国大选邮寄的选票,总是民主党占优势。迄今为止邮寄的选票,拜登得票远多于特朗普。

——但由于美国选举制度成熟且完善,基层沉默的大多数会出来给特朗普投票。

因为特朗普的保守主义,至少从理论上可以让他们尝到甜头。

举个简单的例子,现在舆论媒体上,看到的都是房价如何高涨、中国人多么有钱,但实际上大部分人的收入并不高。这些被舆论忽视的群体,就是沉默的大多数。

这就是特朗普为什么一定要淡化美国疫情(确诊新冠,三天出院,每天都办集会),鼓励大家去投票的根源所在——激活底层。

这也是美国特色。

特朗普在2016年逆袭希拉里的一幕,其实早在1936年就出现过。调研机构向上千万拥有电话的人邮寄明信片,调查他们在大选中会支持现任总统罗斯福、还是挑战者兰登。

当时有 230 万人电话回应,大部分人支持兰登。于是机构判断,兰登会赢得大选。最后的结果,却是罗斯福以绝对优势当选。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因为当年罗斯福在搞新政,偏向于中下层。1936年能拥有电话的人,家庭条件都不错,自然不支持罗斯福。

当年罗斯福的支持者,是大量低收入的工人,甚至连这个问卷都见不到。即便见到,也不会主动回答这种问题,他们只会给罗斯福投票。

当年的基层给罗斯福投票,大家都能理解。毕竟当时全球性经济危机,很多人失业。罗斯福新政帮助很多人就业,有了饭碗。2016年,特朗普与希拉里的选举,就和1936年那次类似。那么这次2020年选举会不会像1936年与2016年?

要回答这个问题,颇费周折,因为必须弄明白美国的社会结构,也就是拜登与特朗普的支持群体。之前文章也做过类似剖析。


03 美国社会结构


拜登的竞选搭档是哈里斯,她身上有三大特色。

特色一,她是加州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总检察长,可以赢得女权主义者的好感。

特色二,她现年56岁,标准的少壮派,弥补了拜登年老的弊端。

特色三,最关键的特色在于其有色人种的身份——

她父亲是牙买加人,1961年移民美国,后在斯坦福大学担任经济学教授。美国黑人,大部分是非洲裔,父系背景让她更能得到非洲族裔的认可。今年夏天因“弗洛伊德之死”把特朗普闹得焦头烂额的三部曲(抗议示威、下跪运动、推倒雕像),白左与黑人就是主力军。

她母亲是印度人,1960年移民美国,后来成为一名癌症研究员。母系背景让她有了亚裔背景,这是拉拢亚裔选票的利器。而美国又在和印度搞关系。

拜登为什么一定要拉左派和少数族裔?这是美国的人口结构决定的。

美国人口3.27亿(截至2018年)。欧洲裔占62.1%;拉丁裔占17.4%,非洲裔占13.2%,亚裔占5.4%,其余是混血、印第安人与夏威夷人等原住民。

拉丁裔、非裔和亚裔加起来大约占美国总人口的35%。

这些人如今是拜登的票仓。这些人集中在城市里,在媒体上活跃度比较高。

如果按宗教划分,大约54%的美国人信仰新教(1.76亿),主要是欧洲裔;23.9%的人信仰天主教(0.77亿),主要是拉丁裔;1.6%的人信东正教(约518万),主要是东欧裔;1.7%的人信犹太教(556万人),其余还有5千多万人不信教。

——信仰新教的欧洲裔白人占据美国的大多数。

具体来说,现阶段美国新教又可以分成三大派别,分别是福音派、灵恩派、基要派。

最为极端保守的福音派人口最多,大约占美国总人口的35%。

他们都是中下阶层保守派白人,通常不在民调的名单上,但被特朗普成功激活。

他们也许科学素养很低,但是宗教信仰度很高,认为特朗是天选之子。特朗普说什么(比如新冠不可怕之类),他们都认为是真理。

特朗普的这群支持者,和哈梅内伊的支持者类似。大家或许觉得不可思议,认为美国是发达的现代国家,为什么特朗普的支持者会有如此狂热的宗教信仰?

这个问题其实很好理解。目前世界文明版图主要有三大块。

华夏文明圈是真正意义上的世俗文明。

伊斯兰文明圈是宗教文明,伊斯兰教主导一切。

基督文明圈是二元并行,世俗和宗教两个平行线。现实生活归世俗,精神世界归宗教。社会底层宗教信仰浓厚,和伊斯兰世界并无本质区别。

特朗普成功激活底层,也就激活了美国传统信仰最为浓烈的群体。

所以虽然邮寄选票方面,拜登占优势。但到了大选当日,到现场给特朗普投票的人要多于拜登。所以现在特朗普与拜登鹿死谁手,亦未可知。

为什么特朗普能成功激活底层白人群体?这涉及到美国的战略布局。


04 战略布局


大家或许很纳闷,同样是民调,在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时代很准,为什么到特朗普时代就不准了?要知道民调也是一笔大生意,搞错一次,相当于砸自己一次招牌。

其实从历史大格局看,这些并不难理解。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时代,美国吃到苏联解体的红利,国力如日中天。精英吃肉的同时,底层可以喝汤,也就没必要跑出来刷存在感。

但是随着美国全球化布局,产业链逐渐转移到海外,美国本土产业开始空心化。精英依旧吃肉,底层喝汤却越来越难。以五大湖地区的汽车工人为例,之前他们的工资时薪30多美元(参见NBA底特律军团兴盛的岁月)。产业迁出之后,底特律财政破产,犯罪率飙升。现在福耀玻璃去那一带建厂,时薪只有当年汽车工人的一半,这还为增加就业做了贡献。

随着收入降低,底层开始渴望改变。特朗普的横空出世,让他们看到改变的希望,所以他们就不顾一切地支持特朗普。这就像1936年,底层工人选择支持罗斯福一样。

而现在特朗普和拜登的国际战略,也呈现出这种态势——

特朗普一直表示,最大的“威胁”是中国,扬言要中美“经济脱钩”,以此拉拢沉默的底层群体在投票日给自己投票。

拜登表示最大的威胁是俄罗斯,中国是最主要的竞争者。这个套路还是要进行全球化,进而外部安抚日本和欧盟,内部安抚精英阶层。

综合而言,特朗普究竟会不会如4年前逆袭希拉里一样逆袭拜登,猜测是没有意义的,答案几天后揭晓。但特朗普会为自己搏杀到最后一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