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参考,东方金报

微信
手机版
东方金报

华住集团上市前夜遭做空 陷“20亿财务造假”风波

作者 :正文注明 2020-09-23 09:35:07 审稿人 : admin 围观 : 评论

9月21日,华住集团赴港“二次上市”前夜,沽空机构博力达思研究公司(Bonitas Research)发布研究报告,称华住集团存在制造虚假的财务报表的嫌疑。

沽空报告事件发酵一夜,9月22日开盘,华住集团港股高开3%,截至9月22日收盘,报价311港元,较发行价297港元涨幅近5%,似乎所受影响不算大。不过,与此同时,公司在美股市场的反应似乎不太乐观。据悉,华住集团美股盘中跳水,最终收盘跌3.66%,每股40.48美元,总市值120.24亿美元,一夜蒸发4.57亿美元(约31亿元)。

蓝鲸记者就此采访了华住集团,其回应表示,该报告没有依据且包含许多错误、未经证实的陈述以及对公司业务和运营的误导性结论。此外,集团正在准备更为详细的声明,不久后将对外出具。

上市前夜遭沽空机构突袭,直指财务造假

9月22日,华住酒店集团(下称“华住集团”或“华住”)正式登陆港股交易,实现继美股后的二次上市。原本应是“大喜之日”的当天,公司却在忙着处理沽空报告一事。

据了解,港股上市前夜,也就是9月21日晚间,沽空机构博力达思研究发布报告称,通过在北京和上海的实地调查,发现华住酒店秘密向由其员工和其他未披露关联方拥有的特许经营酒店提供运营费用,从而虚增了财务报告中的利润数据,在其2019年末资产负债表上以20亿元人民币(3亿美元)的虚假厂房及设备(“PP&E”)呈现。

报告提到,华住酒店经营许可证显示,华住集团秘密控制了共1952家酒店(约35%),而华住自称只运营688家酒店(12%)。此外,截至2019年年底,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商务部”)的特许经营登记显示华住旗下共有3020家独立特许经营商,比华住报告的4930家管理和特许经营(“特许经营”)酒店少37%。

关联方层面,据博力达思研究的调查显示,华住批准的酒店建筑承包商名单中包括多名未披露的现任华住员工。两家未披露的关联方承包商的信用报告显示,收入可观,却没有利润或资产,可能是被用作通过建筑成本洗刷虚假现金的幌子。

博力达思研究认为,华住利用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隐瞒经营费用,人为夸大华住的报告利润,其真实所获得的利润和PP&E资产都大大低于上交给SEC和港交所的申报。因此,机构表示:“我们做空华住是因为我们相信华住的实际财务表现证明股价大幅下跌是合理的。”

该报告一经发布,便引发市场高度关注。除新闻报道不断外,反映在二级市场上,“动荡”很也明显。据悉,沽空事件直接导致华住集团在美股收跌3.66%,一夜蒸发约31亿人民币,总市值120.24亿美元,

次日早间,华住集团对该事件作出回应:“公司已经知晓了博力达思研究于2020年9月22日发布的沽空报告。基于对报告初步的检查和评估,公司认为这份报告是缺乏事实依据的,而且它包含大量的错误、未经证实的陈述,以及对公司业务及运营的误导性结论。”

蓝鲸记者也就此联系了华住方面,进一步了解情况。对方表示,公司正在准备更为详细的声明,不久后将对外出具。

二次上市引争议,华住集团认购遇冷

此次沽空事件备受关注,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与华住近日赴港二次上市有关。“二次上市打新股期间,相关公司本就受到投资者关注,加上做空这一敏感话题的推动,关注度必然更高”业内人士表示。

官方资料显示,华住集团创立于2005年,前身“汉庭酒店集团”,旗下经营多个知名酒店品牌,包括禧玥、花间堂、诺富特、美居、桔子水晶、全季、星程、宜必思、汉庭等。

2010年,华住首次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4年后,华住集团与雅高酒店集团形成长期战略联盟,共同开辟在华酒店业务。直至今年9月22日,华住在港二次上市,正式亮相于国内二级市场。

招股书显示,华住在全球发行2042万股普通股,其中在香港公开发售204.2万股。本次融资将主要用于四个方面,约40%将用于支持公司的资本支出及开支,加强公司的酒店网络,包括新酒店开业以及现有酒店的升级及持续维护;30%将用于偿还公司于2019年12月提取的500百万美元循环信贷融资的一部分;其余部分用于增强公司的技术平台,包括公司的华住会以及一般公司用途。

快速扩张的华住集团如今早已位居酒店行业前列。据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截至2019年底,以经营的酒店客房数量计,华住集团是中国第二大及全球第九大酒店集团。2017年底,华住集团酒店数量为3,746家,至2019年12月31日拓展至5,618家,复合年增长率为22.5%,净增1,872家酒店,净增长幅度居全球所有公开上市酒店集团之首。

然而,作为酒店龙头的华住集团,此番二次上市似乎有些遇冷。

据悉,此次华住集团的最终发售价为每股297港元,低于每股368港元的最高公开发售价;公开发售仅获3.39倍认购,公开发售的发售股份最终数目为204.23万股;全球发售所得款项总额预计约60.65亿港元。

对此,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赵焕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市场热情不高,主要是投资者对酒店行业兴趣不大,而非针对华住。因为中国的酒店市场竞争激烈,早已不是蓝海,想象空间不如科技、互联网等行业。

有投资者认为这也与疫情期间酒店行业严重受挫给公司带来业绩亏损有关。资料显示,2017至2019年,华住集团的净收入分别为82.29亿元、100.63亿元、112.1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28亿元、7.27亿元、17.61亿元。

而受疫情影响,2020上半年华住集团亏损严重。今年前六个月,集团已有43家酒店因疫情而关闭,集团预期2020年将在中国地区关闭约350至450家酒店。

据集团发布的二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净收入19.53亿元,同比下降31.7%;净利润-5.48亿元,同比下滑189.4%。至此,华住集团共亏损26.83亿元,远远超过2019年同期的17.69亿元净利润。

此番亏损对集团资金链造成不小影响,截至2020上半年,华住集团的短期债务为58.21亿元、长期债务为92.40亿元;2020年一季度,集团资产负债率更是高达91.16%。

因此,有观点认为华住集团当下赴港二次上市,也是为了缓解其资金压力。

华住集团上市根本目的及认购遇冷原因我们暂且不知,此次博力达思做空一事是否实锤也还有待后续观望。上市当日面临的沽空危机,华住集团声称正在准备的详细声明最终是否能够实现反转?蓝鲸记者将保持持续关注。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