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参考,东方金报

微信
手机版
东方金报

TikTok交易,不值得庆祝,但值得反思!

作者 :正文注明 2020-09-20 18:17:46 审稿人 : admin 围观 : 评论

作者: 明叔
来源公众号:明叔杂谈
微信ID:laomingdashu

1


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宣称,他批准了TikTok与甲骨文和沃尔玛的交易。


这里是CNBC的原文:


“我已经表达了对这一交易的支持——如果他们达成交易,这很好;如果他们无法达成交易,也没什么。”特朗普在白宫南草坪动身前往北卡州时对记者说。“我在概念上批准了这一交易。”


目前传出的细节包括:


——甲骨文将成为TikTok受信任的技术提供方,托管TikTok所有美国用户数据,并确保相关计算机系统的安全;


——甲骨文将获得TikTok12.5%的股权,其与沃尔玛一起,将在TikTok上市前一轮融资中,获得累计20%的股权;


——TikTok总部有可能设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在美国创造2万个就业机会;


——交易将为美国教育提供50亿美元的教育基金等。


TikTok在Twitter上也发布了英文版声明:“我们很高兴,TikTok、甲骨文和沃尔玛将解决美国政府的安全担忧,并消除有关对TikTok未来在美国发展的疑虑。”


我的判断是:TikTok、甲骨文和沃尔玛三方提出的交易,已经正式获得特朗普批准,接下来就是三方就交易细节达成一致。


应该说,TikTok避免了最糟糕的命运——被卖或者被关闭,这大概率是TikTok在当前中美地缘政治斗争中能获得的“最好的结果“”。


但我同时要说,这件事情的本质自始至终没有任何变化——美国政府用所谓的国家安全为借口,干预一家中国公司的正常运作和股东结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都不是一件好事。


2


我原本预计,特朗普政府是真的要扼杀TikTok,甚至是字节跳动,其目的是避免在全球互联网服务领域又一个中国“华为”的崛起。


但看起来,我又高估了特朗普作为一个“伪战略家”的决策水平了。


美国政府内部利益集团之间的争夺非常激烈,有真正的“战略派”,也有追求实际商业利益的“务实派”。


特朗普是所有重大决策的唯一最后拍板人,但他的决策会受到各派的拉扯。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5月15日第一次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时,并没有将事情做彻底,从而给华为留下了差不多两年多的“逃生期”。虽然后来,特朗普政府连续将对华为的制裁收紧,但从华为的角度来说,已经获得了一定的应对时间。


在TikTok问题上,美国政府内部同样存在“赶尽杀绝派”,但看起来“务实派”最终占了上风。


3


特朗普最终批准TikTok的交易,原因有很多,但我认为最核心的只有两个:


第一,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对特朗普的个人影响;


第二,中国政府的干预。


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政府的决策已经完全脱离了传统的机制和流程,变成了特朗普一个人的“独角戏”,所有重大决策的结果,最后都在特朗普的一念之间。


目前,公开消息可以证实的是,埃里森跟特朗普私交很好,曾为特朗普举办竞选筹款活动。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埃里森跟特朗普因政治立场相近而“臭味相投”,埃里森对特朗普的支持也让他成为了特朗普的“金主之一”。


特朗普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也可以说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埃里森对特朗普的支持和称赞,赢得了特朗普个人的信任和好感,特朗普批准TikTok的相关交易,也算是对埃里森投桃报李。


甲骨文将从此次交易中获得两个非常大的好处:第一,作为所谓受信任的技术提供方,将获得TikTok的巨大商业合同;第二,在TikTok上市前,将投机入股,将获得TikTok上市后的巨大变现红利。


从这个角度讲,特朗普已经彻底把美国的制度“玩坏”了,本来这件事情应该回归CFIUS和商务部的专业决策,最终成了特朗普“报答”其支持者埃里森的个人决策。


这也再次说明了美国政府的虚伪性,所谓的国家安全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事实是,埃里森是一个对中国存在强烈意识形态偏见的人,此前他曾对中国政府、政治制度和发展模式出言不逊。


埃里森和甲骨文成为TikTok的股东,这会不会成为TikTok未来发展中的一个隐忧,可以再看一看。


如果因为埃里森的个人政治立场与中国政府发生冲突,最后TikTok再次被迫卷入中美地缘政治斗争,今日的交易也埋下了未来纷争的种子。


4


中国政府是这一交易另外一个决定性的因素。


中国商务部此前发布出口管制清单,并通过专家解读,明确将TikTok的算法列入出口管制对象,从而彻底打消了美国政府和企业合谋、完全收购和控制TikTok的图谋,这是改变游戏规则的关键一步。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TikTok从迪士尼引入的美籍高管和美国投资方,在特朗普禁令的威胁下,一度强烈要求字节跳动尽快出售TikTok,并就此与字节跳动管理团队发生了明显的冲突。


中国政府的干预,彻底锁死了完全出售TikTok的可能性。


在无法完全出售TikTok的前提下,要么关闭TikTok美国业务,这对各方都是鸡飞蛋打的结果;要么达成一项各方能接受的协议。美国政府和相关企业最后选择了留下TikTok,但在这个过程中狠狠地“敲一笔竹杠”。


应该说,如果没有中国政府的干预,字节跳动从公司治理的角度,很难抵抗其投资人的出售压力。


5


无论交易结果如何,我们都要清楚,这不是什么好事,更不值得庆祝


TikTok虽然是一家中国公司,但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其在任何时候曾与中国政府合作,损害美国用户的隐私;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其与中国政府合作,危害美国国家安全。


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特朗普政府凭空炮制了国家安全的噱头,迫使TikTok选择甲骨文作为其技术提供方、出让相关股权、为美国教育提供50亿美元资金,这些都是严重违反市场规则的事情,这些本就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6


对于字节跳动来说,这一仗也算是其“成人之战”。


特朗普用自己的伎俩,让字节跳动看清楚了国际地缘政治斗争残酷的现实。


当中美两国进行博弈时,无论是华为,还是字节跳动,都是非常被动的。


目前这一局面,虽然有其不合理的地方,但总算为TikTok留下了“血脉”,只要这个产品不被彻底关闭或者卖给美国人,它的未来还有很多想象空间。


1亿美国用户,每次使用TikTok,都会知道,这家创新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来自中国,这对于中国企业和国家的形象,都是一种潜移默化的积极影响。


在保留全球品牌和运营的完整性后,TikTok的国际化之路还可以走得更宽广一些,最终有望真正成为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风靡全球的互联网产品。


7


这件事情虽然暂时获得了解决,但也有留下了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


我感触最深的就是,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永远不要忘了自己作为中国企业的身份。


这就像一个中国人,就算把皮肤弄得再白,在美国人眼里,你还是一个黄皮肤的中国人一样,这是一种文化和心理上的定义。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同样如此,不管是华为,还是字节跳动、腾讯、阿里,不管这些企业表现出多么的“全球化”,但当中美两国发生激烈的地缘政治冲突时,这些企业无一例外,都会被美国划入到中国企业的行列里。


任何一家中国企业,都不应该在受到美国政府的野蛮打压时,急于撇清自己跟中国,特别是跟中国政府的关系,这种迎合美国政府的做法,非常可悲。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中国企业和中国政府相互信任、相互支持,建立应对和战胜美国政府野蛮打压的统一战线。


对于华为、字节跳动、腾讯、阿里来说,不管你怎么向美国政府表白,美国政府都会认定你是一家中国企业。


与其迎合美国政府,不如好好想想,如何更好地利用和依靠中国政府和中国民众的力量,去应对美国的野蛮打压。


如果中国企业想不到这一点,在中国国内必然会被民众安上各种“跪”的标签。


我还是那句话,作为中国企业,离开了中国,都将一无是处。


8


对于中国政府来讲,也需要对美国发动贸易战以来的所有事情,进行复盘——我们到底怎么做,才是应对美国打压的最佳方式。


难处是显而易见的:


对于中国来说,整体科技和经济实力不如美国,被美国“暴击”是正常的;


由于中国担心对美国企业的“报复”,会加速美国企业的撤离和中美脱钩,从而显得畏手畏脚、投鼠忌器。


但我们需要打破一个“迷思”:中国政府对于违反市场规则、配合美国政府对中国企业下黑手的企业和个人进行精准打击,并不会必然导致中国闭关锁国,相反它可以为中国争取在谈判桌上的筹码。


更重要的是,通过此前血淋淋的斗争经验可以看出,如果中国不对相关企业和个人进行精准打击,这些人是没有动力去遏制特朗普政府的非理性冲动的,这些人更没有动力站出来维护中国的正当权益,甚至连期待他们出来说句公道话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接下来,在保持对外开放大局的情况下,对于违反市场规则、配合美国政府打压中国企业的企业和个人,要认真考虑精准的打击政策。


中国打击它们,不是出于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而是以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为杠杆,逼迫它们不能为虎作伥,引导它们珍惜在中国的发展机会,并推动它们做出“去美国化”的决策。


9


我们可以认真考虑对那些在中国市场可替代性强、对美国国家利益有重大影响的企业,进行精准报复。


苹果、波音、高通,都是需要考虑的对象。


美国打击华为,每年要损失100多亿美元的订单。中国为了捍卫自己的国家利益,不可能不付出代价。但付出代价不是为了蛮干,而是为了“以斗争求生存、以斗争求团结”。


三年抗美援朝,打打谈谈,谈谈打打,如果没有战场上血与火的较量,怎么可能有板门店谈判桌上的积极主动?


10


我此前曾建议,认真考虑禁止那些配合美国政府、对华为断供的企业在中国市场的销售。


我想到的,除了美国的企业,就是台湾的台积电。


这家企业在中国大陆赚到了足够的钱,但因其技术先进性,对大陆则有很强的心理优势。张忠谋完全没有办法跟来大陆创办中芯国际的张汝京相比,相对于张汝京浓浓的家国情怀,张忠谋更像是一个台湾的“商人”。


在美国对中国大陆进行绞杀之际,我没看出张忠谋有过任何支持中国大陆“渡劫”的实际举措。台积电与华为的关系不错,但台积电所做的,也是在不触犯美国禁令的前提下,尽量加班加点为华为多备一点货而已。整个台积电都是一副“装无辜”的样子,对华为断供后,掉转头继续为苹果、高通代工,继续赚钱。


如果中国政府禁止在中国市场销售的手机和计算机使用台积电代工的芯片,局面立马就不一样了。


我昨天说过,通过这一禁令,可以打击苹果在中国的销售,同时促使其他使用高通(台积电代工)芯片的中国手机厂商向海外市场发展,而不是在国内抢夺华为的市场份额。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一禁令,逼着台积电想办法保住自己和客户在中国大陆的市场份额,从而发展不受美国禁令影响的“去美国化”的生产线。


对台积电的打压,同样可以打击台湾高科技产业,压制台独的经济底气和嚣张气焰。


当然,从现实出发,可以给三星、联发科等台积电以外的企业,留下口子,以保证中国企业的正常运作。


即便是这样的政策不马上执行,留下3个月、6个月的缓冲期,或者要求获得中国商务部的批准,都会对台积电带来巨大的压力。


我们要充分利用中国巨大的市场优势,将美国对中国的孤立,变成全世界对美国的孤立。


关键是,我们敢不敢想?敢不敢做?


相关文章